• 传媒期刊秀:《传媒》 2019-10-23
  • 抚州市12名处级干部正式任职 2019-10-18
  • 只用把这2味调料倒进马桶里,马桶立马洁净如新,一点臭味都没有 2019-10-13
  • 施工震裂房子?我们这里也是!(图) 2019-10-13
  • 2015文娱大数据公布 《大圣归来》《琅琊榜》成赢家 2019-10-07
  • 九个字带您感知十九大报告的民生温度 2019-10-07
  • “浪花”添靓色 上合再扬帆 2019-10-05
  • 观众对三观不正影视剧不买账 76.7%受访者拒看 2019-09-22
  • 笑博士,你说说,过去的国民经济发展计划是怎么订立的?有什么样的组织架构具体运作和实现这个事情?笑博士没有那个时代的经历,抄书、抄资料,说成绩、说缺点,都是可以的 2019-09-22
  • 扫码有风险,公众需警惕 2019-09-21
  • 人民空军多型多架战机绕飞祖国宝岛 2019-09-19
  • 面向人才专配公租房共有产权房 2019-09-19
  • 全国Ⅰ卷数学试卷评析:重视基础、平稳过渡 2019-09-17
  • “沙雕世界杯”作品亮相舟山 2019-09-15
  • 游行的航母身后为何经常跟随很多鲸鱼鲨鱼? 2019-09-15
  • 河北20选5走势图表 > 科幻小说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四百二十二章 亲往明军大营
      除了都卡之外,同样有两三人凑到与他们交好的族长边上,显然不只是都卡一人,其他几人也是如都卡一般,根本就不认识字。

      至于说其他人也都一个个的好奇的看向麻托、都卡几人,显然是非常好奇巴尔斯博罗特派人送来的信函当中到底写了些什么。

      很快,只听得一名部落族长惊呼一声道:“什么,殿下竟然要我们投降明军,这怎么可能!”

      这名族长一声惊呼,大帐之中,其他人自然是一下子明白过来,那信函之上的内容到底是什么。

      大家齐齐的看向麻托、都卡、松德几人,只看几人的神色反应,便可以证明方才那名族长的惊呼声并非是假的。

      一些人闻知巴尔斯博罗特传信给他们,让他们投降明军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同样也有人脸上露出几分不忿之色。

      但凡是松了一口气的人,显然是不想再战下去了,就算是到时候能够杀出重围,怕是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最关键的是,他们根本就不敢保证,到时候死的那些人当中是不是就包括他们。

      如果说只是手下人去死的话,只要能够保证他们可以安然逃脱,那倒也罢了,关键根本就无法保证到时候死的是不是他们的手下啊,万一他们在冲阵的过程当中死了,那不是非常的冤枉吗?

      一些鞑靼人当中的少壮派却是非常的激进与气愤,他们从心底里就瞧不上大明,想要他们投降大明,自然是非常的困难。

      这些人素日里都是巴尔斯博罗特的支持者,因为巴尔斯博罗特在对待大明方面显得非常的强势。

      就算是以往鞑靼人入寇,进入大明劫掠,大多也都是由这些激进的少壮派所为。

      本以为此番他们能够在巴尔斯博罗特的带领下创造奇迹,可是没想到的是,他们等来的却是巴尔斯博罗特的劝降信。

      麻托做为巴尔斯博罗特的心腹,对于巴尔斯博罗特自然是忠心耿耿,如今拿着那信函,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将信函交给哈尔扎克道:“哈尔扎克族长,你也看一看吧?!?br>
      再怎么说,眼下哈尔扎克那也是大家所推举出来的大家公认的头领,巴尔斯博罗特招降这么大的事情,自然要让哈尔扎克清楚。

      哈尔扎克神色平静的看过那信函,目光扫过四周神色各异的一众人缓缓道:“诸位,殿下的意思想来大家也都清楚了,现在我们不妨讨论一下,要不要按照殿下的吩咐,投降明军!”

      哈尔扎克话音刚落下,就见一名红脸汉子咆哮道:“想要我投降明军,不可能,我长生天的勇士可以战死,但是绝对不会向人屈服。殿下这信函一定是假的,假的……”

      都卡闻言不禁上前一步喝道:“闭嘴,谁也不许质疑殿下,我都卡可以向长生天发誓,这信函绝对是出自殿下之手?!?br>
      那红脸汉子咬牙道:“那一定是明人逼迫殿下手书,投降明军,这绝对不是殿下的意思?!?br>
      众人不禁露出犹豫之色,毕竟谁也不敢保证,这信函是不是巴尔斯博罗特被逼着写出来的。

      如果说这不是巴尔斯博罗特的意思的话,那么他们投降明军,岂不是违背了巴尔斯博罗特的意思吗?

      麻托不由皱了皱眉头,就连他都有些怀疑这信函是不是巴尔斯博罗特被逼着写出来的了。

      哈尔扎克轻咳一声,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环视四周一众人道:“诸位,天色一亮,如果说我们还没有做出抉择的话,大明是不会给我们时间的,到时候一场血战怕是难以避免……”

      都卡犹豫道:“可是如果这信函真的是殿下手书呢,殿下希望我们能够投降明军,到时候我们未必没有机会重返草原……”

      很快一众人又陷入到了争执当中,心中不想再战下去的人不管那信函是不是巴尔斯博罗特所写,反正他们所要的就是一个借口,现在他们坚信那信函就是出自巴尔斯博罗特之手。

      但是反对者也是一样,这些人不甘心投降,自然是坚持认为巴尔斯博罗特是被逼的。

      如此一来,原本因为生存压力而达成了的统一一下子被破坏了,鞑靼人分裂成两部分,即便是哈尔扎克看到这般情形也是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如果说没有投降这一条路可走的话,大家在死亡的压力之下,倒是能够达成一致,可是现在巴尔斯博罗特的招降信函却是给了一部分人期冀,轻松的便使得鞑靼人内部分裂。

      在哈尔扎克看来,不管那信函是真是假,反正对方的目的却是达成了,至少分裂了他们。

      只听得哈尔扎克一声咆哮道:“够了!”

      大家看向哈尔扎克道:“哈尔扎克族长,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吧!”

      哈尔扎克看向远处将他们团团包围了起来的明军大营方向,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缓缓道:“我去见殿下!”

      “什么!”

      一众人听了哈尔扎克的话不由的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哈尔扎克竟然会做出这般的决定来。

      要知道这会儿巴尔斯博罗特那可是落入到了明军手中,而哈尔扎克想要见巴尔斯博罗特的话,必然要进入明军大营当中,搞不好就是一去不复返了。

      倒是麻托几人听了之后眼睛一亮,做为对巴尔斯博罗特无比忠诚的存在,麻托几人自然是想要确定巴尔斯博罗特是不是安全,那信函是不是真的出自巴尔斯博罗特的意思。

      如果说巴尔斯博罗特被明军给杀了的话,那么就算是拼了性命,他们也要为巴尔斯博罗特报仇,如果巴尔斯博罗特好好的,而那信函也是出自巴尔斯博罗特之手的话,那么他们便会约束手下,选择投降明军。

      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确定巴尔斯博罗特眼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可是当哈尔扎克说到要前去见巴尔斯博罗特的时候,麻托几人自然是眼睛为之一亮。

      只听得麻托道:“哈尔扎克族长,我可以让都卡同你一同前往拜见殿下?!?br>
      哈尔扎克看着一众人缓缓道:“诸位,事关数万长生天勇士的生死存亡,我哈尔扎克必须要前往明军大营之中走上一遭?!?br>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最终不管是心中怎么想,一众人总算是达成了一致,那就是先去见巴尔斯博罗特,然后确定巴尔斯博罗特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队十几人,以哈尔扎克、都卡几人为首的鞑靼人在表明了身份以及目的之后,很快消息便传到了明军大营当中。

      大帐之中,楚毅正在盘膝修行,突然之间闻得有脚步声在大帐之外徘徊。

      吐出一口浊气,只听得楚毅道:“帐外何人?”

      只听得徐天佐的声音响起道:“殿下,有鞑靼人的消息?!?br>
      “进来叙话!”

      徐天佐走进大帐之中向着楚毅一礼道:“大总管,方才有消息传来,鞑靼人派人前来,希望能够见一见巴尔斯博罗特?!?br>
      楚毅闻言嘴角露出几分笑意,一副洞彻一切的模样道:“看来这些鞑靼人此番前来是奔着那几分招降信函的真伪而来啊?!?br>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说着楚毅淡淡道:“既然他们想要见巴尔斯博罗特,那就让他们去见?!?br>
      徐天佐微微点了点头,带着几分犹豫,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要说。

      楚毅看了徐天佐一眼轻笑道:“有什么话想说就说?!?br>
      徐天佐拱手道:“大总管,我是怕巴尔斯博罗特他突然改变主意,万一……”

      楚毅不由笑了起来,微微摆了摆手道:“巴尔斯博罗特是个聪明人,他知道该怎么做对他才最有利,如果说他真的想要寻死的话,那么本督会成全他?!?br>
      说话之间,楚毅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徐天佐身子微微一震,躬身向着楚毅道:“末将明白了?!?br>
      楚毅看着徐天佐道:“带那些人去见巴尔斯博罗特吧,不必监视他们,是生,是死,就由他们自己选择吧!”

      说完这些,楚毅缓缓闭上双目,而徐天佐见状也退出了大帐。

      巴尔斯博罗特先前做出了投降的选择之后,待遇自然是被提高了不少,如今倒是有一个独立的营帐,当然不可避免四周数十名锦衣卫牢牢的将巴尔斯博罗特给看管起来。

      当徐天佐带着哈尔扎克、都卡等几名鞑靼人的高层来到巴尔斯博罗特所在的大帐前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巴尔斯博罗特正坐在大帐当中饮酒。

      “殿下!”

      看到巴尔斯博罗特的瞬间,几名对巴尔斯博罗特忠心耿耿的将领不禁惊呼一声。

      巴尔斯博罗特猛然之间抬头,正好看到了哈尔扎克、都卡等人,当看到几人的时候,巴尔斯博罗特不由一惊,几乎是本能的一般豁然起身,脸上满是震惊之色惊道:“哈尔扎克、都卡,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几人的时候,巴尔斯博罗特非常之震惊。

      徐天佐在一旁微微一笑,向着巴尔斯博罗特道:“巴尔斯王子,这几位想要见你,我奉命带他们而来,有什么话,你们自己说吧?!?br>
      说着徐天佐向着四周的锦衣卫微微点了点头道:“大总管有命,大家退出几丈外,不许偷听巴尔斯王子的谈话?!?br>
      就见那些锦衣卫齐齐退后,很快便退出了数丈之外,如此一来,只要巴尔斯博罗特几人声音放低,那么退出数丈外的锦衣卫便听不清楚巴尔斯博罗特他们之间的谈话。

      眼看着徐天佐离去,哈尔扎克、都卡几人进入到大帐之中,都卡更是上前几步,将巴尔斯博罗特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确定巴尔斯博罗特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这才松了一口气道:“殿下无事就好,要是这些明人敢伤了殿下的话,便是拼了性命,末将等也绝对不会罢休?!?br>
      巴尔斯博罗特微微感叹,目光落在了哈尔扎克的身上。

      哈尔扎克比起巴尔斯博罗特来,年纪要长个十几岁,做了数十年的科尔沁部落族长,绝对是人老成精,乃是草原上有名的智者。

      邀请哈尔扎克坐下,巴尔斯博罗特一脸苦笑道:“本王子一时大意,身陷敌手,致使大军无人指挥,无数草原上的勇士因此而战死,我有愧父汗,有愧大家的信赖??!”

      哈尔扎克轻叹道:“殿下莫要自责,谁也料想不到那楚毅竟然会这般无耻,竟然趁着殿下不备亲自出手将殿下拿下?!?br>
      将眼下自家军中的态势给巴尔斯博罗特细细的说了一遍,哈尔扎克一脸苦笑道:“如今大家意见无法统一,一旦天亮,明军发起攻势的话,我数万草原儿郎怕是大多要葬身于此?!?br>
      说着哈尔扎克盯着巴尔斯博罗特道:“殿下先前命人送来的招降信函,可是出自殿下之本心吗?”

      被哈尔扎克给盯着,巴尔斯博罗特眼中流露出几分苦涩,缓缓点了点头道:“不错,招降信函的确是出自我之手,大明足足近二十万之众,哪怕是我们的儿郎再怎么的勇武,只怕一场恶战下来,能够冲出包围圈者,十不存一,为了避免无谓之牺牲,我希望大家能够选择投降?!?br>
      其实在看到巴尔斯博罗特的时候,哈尔扎克便已经能够猜到那信函到底是不是出自巴尔斯博罗特之手了。

      这会儿听巴尔斯博罗特这么说,哈尔扎克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继而一颗心也彻底的落了下来,缓缓道:“既然这是殿下的决定,那么我等愿尊殿下之令,投降明军?!?br>
      原本心中很是愧疚,以为哈尔扎克会痛骂他一番,巴尔斯博罗特不禁猛然抬头向着哈尔扎克看了过来道:“哈尔扎克,你竟然不怪本王子吗?”

      哈尔扎克微微摇头道:“殿下所做决定也是为了我族之儿郎考虑,不投降只有死路一条,若是如殿下所说的那般,选择投降,将来未必没有重返草原的机会?!?br>
      见到哈尔扎克同意自己的投降之决定,巴尔斯博罗特松了一口气,看着哈尔扎克,然后冲着哈尔扎克一礼道:“希望科尔沁族长你回去之后,能够说服大家,本王子不希望再有草原儿郎无辜而死?!?br>
      哈尔扎克点头道:“殿下尽管放心便是?!?br>
      没有多久,哈尔扎克等人出了那大帐,都卡却是执意留了下来,按照都卡的说法,他要留下来?;ぐ投共┞尢?。

      徐天佐站在远处,看着哈尔扎克等人自巴尔斯博罗特的大帐当中走了出来,微微一笑道:“诸位,我送你们出营?!?br>
      没有多久,哈尔扎克等人便回到了鞑靼人大营当中。

      麻托等人一直在等着哈尔扎克等人的消息,这会儿眼见哈尔扎克一行人归来,大家当即便迎了上来,目光灼灼的看向哈尔扎克等人。

      就见麻托上前道:“哈尔扎克,可曾见到了殿下,殿下可安好吗?”

      哈尔扎克冲着麻托等人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自怀中取出一方狼头玉佩,对于这一方玉佩,众人自然是不陌生,因为这正是巴尔斯博罗特贴身携带的信物。

      只听得哈尔扎克道:“诸位,此番前往明军大营,我们见到了殿下,殿下安然无恙?!?br>
      一名族长看着哈尔扎克道:“科尔沁族长,你就说说吧,殿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是战是降?!?br>
      大家齐刷刷的看着哈尔扎克。

      哈尔扎克轻叹一声,看了一众人一眼道:“殿下不愿意大家再做无谓之牺牲,所以殿下已经做出了决定,降了吧!”

      “啊,不可能,这不可能……”

      “假的,你们一定是在假传殿下的意思?!?br>
      哈尔扎克眼中闪过一道寒光,抽出弯刀劈下,顿时将其中一名质疑之将领给劈杀当场。

      大家怎么都没有想到哈尔扎克会突然之间暴起而杀人,哪怕是被杀的那名将领倒在地上仍然是睁大了眼睛,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胆敢质疑殿下的决断,该杀!”

      麻托几人反应过来,上前将哈尔扎克给护持了起来,同时冲着几名反对者道:“你们难道想要违背殿下的决断吗?”

      投降已然是大势所趋,毕竟活命乃是人之本性,恐怕这会儿就算是巴尔斯博罗特没有落入明军之手,在这种身处绝境的情况下,违背大势也会被众人所抛弃。

      其实投降已然成为定局,任何违逆大势之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纵然是巴尔斯博罗特也不行。

      那几名叫嚣着绝对不投降的将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哀嚎一声:“长生天啊,为什么会这样!”

      噗嗤一声,几名将领竟然一个个拔刀自刎当场。

      大家看着那几名将领的尸体一阵沉默,直到哈尔扎克缓缓开口道:“诸位,大家回去通传殿下的意思,约束好各自的族人下属,殿下不希望明日出什么乱子?!?br>
      天边一轮红日渐渐升起,苍茫大地之上,黑压压的一片,双方加起来不下二十万大军,层层叠叠,旌旗林立,气象森然。
  • 传媒期刊秀:《传媒》 2019-10-23
  • 抚州市12名处级干部正式任职 2019-10-18
  • 只用把这2味调料倒进马桶里,马桶立马洁净如新,一点臭味都没有 2019-10-13
  • 施工震裂房子?我们这里也是!(图) 2019-10-13
  • 2015文娱大数据公布 《大圣归来》《琅琊榜》成赢家 2019-10-07
  • 九个字带您感知十九大报告的民生温度 2019-10-07
  • “浪花”添靓色 上合再扬帆 2019-10-05
  • 观众对三观不正影视剧不买账 76.7%受访者拒看 2019-09-22
  • 笑博士,你说说,过去的国民经济发展计划是怎么订立的?有什么样的组织架构具体运作和实现这个事情?笑博士没有那个时代的经历,抄书、抄资料,说成绩、说缺点,都是可以的 2019-09-22
  • 扫码有风险,公众需警惕 2019-09-21
  • 人民空军多型多架战机绕飞祖国宝岛 2019-09-19
  • 面向人才专配公租房共有产权房 2019-09-19
  • 全国Ⅰ卷数学试卷评析:重视基础、平稳过渡 2019-09-17
  • “沙雕世界杯”作品亮相舟山 2019-09-15
  • 游行的航母身后为何经常跟随很多鲸鱼鲨鱼? 2019-09-15
  • 快乐赛车开奖 彩票上海选四开奖结果 怎么教别人知识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任5几率大 3499拉斯维加斯网址 3d今日字谜 北京时时彩开奖结果记录表 天天斗牛无限破解版 秒速飞艇作弊 天下六合彩资料 浙江快乐12选5实时开奖 欢乐斗地主外挂最新 曾道免费精准资料大全 零投资网上赚钱 北京福彩33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