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策马站在她身侧的刘裕,亦是面容冷然。

    入眼处,夹道欢迎的百姓,铺满香花的青石板街道,那一张张热切的脸和一幕幕闹哄哄的喧嚣,登时将所有人的阴霾扫去。

    关三爷、朱槿、月姬、阿初、阿若、赵林、刘浩轩、刘珊珊……骑在战马之上的所有人,面对如此大的阵仗,阴沉沉的脸上都渐渐缓和了下来。

    队伍之前,傻子皇帝最宠幸的阉人高公公笑嘻嘻站在那里,尖声道:“皇上有旨,迎刘太守、锦公主觐见?!?br />
    满地香花中,只有公主才能乘坐的玉辇,安静的等候在那里。

    锦公主勾唇一笑,抬眼看去,长街辽远,百姓如龙,一眼望不到头。她下了胭脂马,提步上了玉辇,黄金珠帘垂落,挡住了她牡丹花一般的容颜。

    刘裕策马跟随,面上不不悲不喜。

    赵林等人策马跟上来,追随在玉辇和刘裕之后。

    长街上,车马迤逦,锦公主和刘裕的下属和亲卫们静默地跟在身后,高公公带来的太监们,低着头跟在更后头,所有的人马终被淹没在喧嚣的人海中。

    入宫,宫门禁卫森严。

    有条不紊的样子,好像他们根本不是出去战斗了经年,而是他们才奉命从哪里调回,正准备迎接天子的召见。

    何时,陆问和程峰两个名义上的武将,竟有了这样掌管江山的魄力?

    当初他们和公子玄打仗的时候,此二人身在何处?

    锦公主坐着玉辇,听得耳畔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听得宫中安静地风吹巷道声,脑子里一直在盘算着陆问和程峰的问题。

    然后,终于就进了朝阳殿。

    文武朝臣都在。

    许多的新面孔。很多人她都不认识,或许这些人甚至也不认得她。

    不仅是她,刘裕也不认识这些人。大约,这些人中还真有很多并不认识刘裕。

    因为他们都太年轻,也太新。就那么看过去一眼,似乎就能看出他们胸腹中的墨水和文章。

    高公公欢天喜地地宣布二人的到来,文武朝臣好像是被人拉了线的木偶,忽然咧开嘴欢天喜地起来。傻子皇帝从龙椅上站起身,笑嘻嘻下了台阶,扑向锦公主。

    人还没走近,却是哭丧起脸来,“锦儿,你可算是赢了……你不知道朕被关在冷宫里,究竟是过得什么日子啊……”说着说着,竟傻兮兮哭起来。

    大约是真的傻了,连这么个哭相也是难看的要死,憨憨的模样,也不怕被其他朝臣取笑。

    锦公主没料到他见面就开哭,只好出声安慰,“这……”

    话音还没出口,傻子皇帝已经扑向了刘裕,“刘太守……亏得你啊,果真是朕的好妹夫……”

    讲真,那模样任谁看去,都会以为他们是天生的亲兄妹,亲厚的大舅哥和妹夫关系。实则呢?不过是一个便宜的大舅哥,一个便宜的公主妹妹。

    这身份,还是当初潘梦鸾作假来的。后来潘梦鸾自尽身亡,险些牵扯锦公主,也不知道傻子皇帝是不是真傻,竟跟锦公主到了此等亲密的地步。

    满朝文武躬身恭喜,恭喜驸马爷和公主,恭喜皇帝有这样亲厚的二个亲人。

    满堂的其乐融融,满堂的深厚亲情,便是想要翻脸,又如何去翻脸?

    刘?;姑豢?,傻子皇帝忽然转悲为喜,扬声道:“开宴开宴,朕要与驸马爷和公主好好庆祝庆祝,秉烛夜谈,不醉不归?!?br />
    朝臣躬身,高公公尖声道:“摆驾……”

    回城的第一日,傻子皇帝大宴兵马,连没能进城的十五万人都得到了美酒佳肴的赏赐。锦公主再三再四辞酒,也被傻子皇帝灌下许多。那刘裕,更是彻底醉了。

    二人也没出皇宫,就在宫中住下。

    傻子皇帝亲自吩咐人伺候二个亲人,他自己醉的五迷三道,还不忘吩咐小卓子去照顾锦公主,生怕有了一丝怠慢。

    他从前对锦公主便是极好,极为偏袒。这种关系,满朝文武都是知道的。仿佛傻子皇帝的脑袋,其实就长在锦公主头上。谁还那么不开眼,敢跟锦公主和刘裕作对。

    这一夜,朱槿、赵林等人也是大醉。想要一剑杀了傻子皇帝的念头只能深深隐藏下来,不敢表露一丝一点儿。

    酒宴满布的宫殿外,御林军森严地戒备,长枪林立,甲胄威武,说是?;に堑陌踩?,不如说是与他们坐镇对峙。

    这脸,是不能撕破下来了。

    朱槿几人满面潮红地站在窗下,听得酒宴上百官纵情饮乐的声音,微微一叹。

    赵林道:“看来,咱们又要从长计议了?!?br />
    月姬一笑,“你说皇帝真的傻吗?”

    关三爷阴仄仄站在黑暗的门后,嗤一声,“真真假假谁能分清。人家说大智若愚,傻人有傻福,未尝不就是如此?!?br />
    刘浩轩恨恨握着拳头,“什么傻人有傻福,咱们总要找机会杀了此人,名正言顺的坐江山?!?br />
    刘珊珊点点头,“那些当官的,除了唱戏就是谄媚,个个都是纸扎的人儿,哪里能和师哥比?师哥要想当皇帝,他们都得趴下来欢迎?!?br />
    众人都点头,各自散去。

    接连三日,傻子皇帝日日邀请锦公主和刘裕喝酒?;姑坏榷瞬荒头?,傻子皇帝已经先下了圣旨,封赏所有人。

    锦公主和刘裕已经回了公主府住下,城外的十五万人还未安顿下来。但显然,他们并不愿意将兵马散去。傻子皇帝现下封赏众人,正好等封赏之后,再做决定。

    刘裕被册封为一字并肩王,锦公主被册封为镇国公主。两个人的身份都到了登峰造极,再也不能更进一步。

    赵林被册封为骁勇将军,刘浩轩被册封为骠骑将军,连关三爷、朱槿、月姬、阿初阿若都得了官职。虽然官职不大,却好歹也算是入了仕途。只有刘珊珊,面对皇帝的官衔赏赐不肯受封,但也得了许多的金银财宝,江湖势力忽然壮大。

    如此,朝堂之上除了傻子皇帝几个谄媚的下属,真正有势力的人全都是锦公主和刘裕的人。

    这天下,虽是傻子皇帝坐,可刘裕显然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而且,黑白两道都将成他囊中之物。

    朝阳殿上,傻子皇帝穿着宽松的龙袍,实在不像是一个皇帝,倒像是一个唱戏的丑角。他笑眯眯站在龙椅前,问,“妹夫对于朕的赏赐可还满意???”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www.ki200.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