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传媒期刊秀:《传媒》 2019-10-23
  • 抚州市12名处级干部正式任职 2019-10-18
  • 只用把这2味调料倒进马桶里,马桶立马洁净如新,一点臭味都没有 2019-10-13
  • 施工震裂房子?我们这里也是!(图) 2019-10-13
  • 2015文娱大数据公布 《大圣归来》《琅琊榜》成赢家 2019-10-07
  • 九个字带您感知十九大报告的民生温度 2019-10-07
  • “浪花”添靓色 上合再扬帆 2019-10-05
  • 观众对三观不正影视剧不买账 76.7%受访者拒看 2019-09-22
  • 笑博士,你说说,过去的国民经济发展计划是怎么订立的?有什么样的组织架构具体运作和实现这个事情?笑博士没有那个时代的经历,抄书、抄资料,说成绩、说缺点,都是可以的 2019-09-22
  • 扫码有风险,公众需警惕 2019-09-21
  • 人民空军多型多架战机绕飞祖国宝岛 2019-09-19
  • 面向人才专配公租房共有产权房 2019-09-19
  • 全国Ⅰ卷数学试卷评析:重视基础、平稳过渡 2019-09-17
  • “沙雕世界杯”作品亮相舟山 2019-09-15
  • 游行的航母身后为何经常跟随很多鲸鱼鲨鱼? 2019-09-15
  •   白海棠显然不清楚这里的曲折,一听这话,她张了张嘴,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私生子”这三个字带来的影响太过震撼,尽管白海棠是从小在国外长大的,但也不代表她的思想可以开放到对这种事还是无动于衷的。

      “三叔出面压下这件事,但我的确没有撒谎?!?br>
      傅锦添站直了身体,脸色严肃,目光直视着白海棠。

      她与他四目相对,不知道为什么,白海棠选择相信了傅锦添的话。

      沉默了几秒钟,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哑声说道:“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跟斯迦又有什么关系?”

      傅锦添轻笑一声,似乎在嘲讽她的幼稚。

      “又有什么关系?你想想看,他是私生子,就意味着在整个家族里没有立足之地,说不定还会被赶出傅家,成为一条丧家之犬。跟着这种人,他们母子会有好日子过吗?”

      他故意夸大了事情的后果,事实上,傅家几乎每代都会冒出来一两个私生子女,他们都会被接回来抚养,除了在一些利益分配上会有不同,其他的倒也一切正常。

      但白海棠显然不清楚这一点。

      她的脸色蓦地变得难看,狠狠地咬住了嘴唇。

      “你再想想吧,你可是她唯一的好朋友,要是连你都保持沉默,可就没人能够劝得了她了。对了,谢谢你救我一命?!?br>
      傅锦添似乎笑了一声,乍一听起来,有些轻浮,陌生得不太像他平时的样子。

      紧接着,从他们两个人站着的方向又传来一阵脚步声,渐行渐远。

      何斯迦躲在柱子后面,虽然看不到,但她可以推断出来,是傅锦添先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白海棠也离开了。

      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发现,有人在不远处,听到了这一番对话。

      这个人就是何斯迦。

      等到白海棠重新返回院子,何斯迦正在跟傅锦行说着什么,看不出任何异样。

      “我的花球散开了,刚才去找人要了一根飘带,把它重新扎一起?!?br>
      看见何斯迦,白海棠举起手里的花球,主动说道。

      “干嘛这么宝贝它?”

      稳了稳神,何斯迦也没有戳穿她。

      “那可不,谁能拿到新娘捧花,谁就是下一个新娘,我比你还大一岁呢,我能不着急吗?”

      白海棠紧紧地抓着花球,一本正经地说道。

      三个人都笑了。

      回到家中,何斯迦换了衣服,随手把头发一盘,就抱着笔记本电脑,和赵雪莉通话。

      她今天可是婚礼主角,总不能亲自下场,推销何家大院。

      所以,这一重任就交给了赵雪莉。

      赵雪莉不愧是专业公关出身,无论是应付媒体,还是招呼客户,她都是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在中海的公关圈子里也是颇有名气的。

      不然的话,傅锦行也不会花重金把她和她的团队一起挖过来。

      “何经理,第一波推广的反响不错,但我建议,应该更为集中地继续下去,不要浪费热度?!?br>
      两个人说了半天,赵雪莉郑重地给出自己的意见。

      何斯迦也明白,她说得有道理。

      但婚礼只能办一次,声势倒是造出去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呢?

      这又不是明星闹绯闻,只要有一次尝到甜头儿,还能再来一次,从热恋到分手再到复合,按照节奏走一遍。

      “好的,我再想想吧?!?br>
      放下有些发烫的手机,何斯迦看了一眼时间,不知不觉,两个人竟然说了一个多小时。

      这可是她名义上的新婚之夜??!

      有些心虚地向外瞥了一眼,没有见到傅锦行的身影,赶紧把手里的电脑和手机都放在一旁,何斯迦拢了拢身上的睡衣,蹑手蹑脚地下床,去找他。

      原来,傅锦行一直和津津在一起,先给他洗澡,又讲睡前故事,刚把小家伙给哄睡了。

      “不好意思,我光顾着打电话了?!?br>
      何斯迦有些愧疚地说道。

      **一刻值千金,偏偏她在谈生意!

      傅锦行轻哼了一声,十分傲娇:“你也知道啊,怎么补偿我?”

      他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何斯迦顿时面染红云,结结巴巴地反问道:“那、那你想……怎么样?”

      “我想这样,还想那样!”

      说罢,傅锦行伸手将她打横抱起,直奔浴室。

      “小心你的脚!”

      何斯迦被他抱在怀里,小声提醒着。

      虽然傅锦行已经行走自如了,但是她依旧担心不已,时刻注意着。

      被丢进了住满热水的浴缸,何斯迦刚要爬出来,傅锦行就直接扑了过去,溅起了一地的水花。

      幸好萍姐和津津都已经睡下了,彼此的房间又隔着一定的距离,不然的话,他们在这里折腾,非得吵得人家无法休息不可。

      “大灰狼要吃小白兔了,小白兔怕不怕?”

      傅锦行故作狰狞地问道,他手上的动作不停,居然真的去抓,一手一只。

      “你没听过嘛,兔子急了还咬人!”

      何斯迦扬眉一笑,把头扬起,照着傅锦行的下巴,就是一口。

      打闹之间,两人恍若又回到了之前的时光,每次和傅锦行亲密,何斯迦都是恨不得拳打脚踢,在他身上留下了不少伤痕。

      “你还真是属狗的啊?!?br>
      傅锦行笑吟吟地说道,连说的话都跟原来一模一样。

      只不过,两个人现在却是蜜里调油,如胶似漆。

      何斯迦将双手撑在他的胸前,只见她一点点地从热水里站了起来,姿态妖娆地贴了上去,温柔缱绻地吻住了傅锦行的嘴唇。

      在这种时刻,言语是多余的,只需要行动。

      特殊时期,二人放弃了蜜月旅行。

      不过,婚假还是要休的。

      即便傅锦行不想休假,也得考虑何斯迦和津津,所以,婚礼结束的第二天,大魔王傅锦行终于没有浪费这一年的年假,十分罕见地留在家里。

      结果,吃过早饭,何斯迦却准备出门。

      “干嘛去?”

      傅锦行一脸诧异,连他都休息了,怎么她还有事要忙?

      “我想去何家大院看看?!?br>
      何斯迦站在玄关,弯腰换鞋,实话实说。

      他叹气:“哪有那么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会那么快就有客人……”

      就在这时,何斯迦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眼,迅速接起来:“戴叔叔,我马上就到……”

      手机另一端的戴立彬有些着急地说道:“斯迦,从一大早就不断地有人打来电话,现在中午的十桌已经都预订出去了,但是厨房这边的原材料似乎不太够用……”

      何家大院位置有限,最多也只能同时容纳十桌人就餐,眼下全都订出去了,却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情况。

      戴立彬措手不及,只好向何斯迦求助。

      她一听,继续穿鞋,歪头夹着手机:“别急,我这就派人送过去,你们先准备着!”

      说完,何斯迦放下手机,一脸兴奋地看向傅锦行:“你看,生意上门了!”

      傅锦行皱了皱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也迅速起身,口中说道:“我和你一起过去看看?!?br>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总是不太踏实。

      闻言,何斯迦有些不高兴了:“我知道,你是不相信我,算了,你等着,我会用事实啪啪打你的脸!”

      两个人赶到何家大院,戴立彬正带着他的几个徒弟,在后厨勤快地忙碌着。

      何斯迦已经联系了供货商,将需要的肉蛋奶和各种蔬菜都送过来了。

      十桌,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更何况,私家菜馆一向都是重质不重量,就连每天接待的客人数量也是有限的,就是为了保证质优味美。

      随着中午临近,戴立彬等人已经准备地差不多了,只能下锅。

      然而客人却迟迟不到,别说十桌,连一桌都没出现。

      何斯迦心急如焚,倒是傅锦行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大门的方向。

      她忍不住去翻了餐厅预订系统,找到电话,打了过去,却发现无人接听。

      十个电话,全都如此。

      “糟了,我们被人坑了?!?br>
      事已至此,何斯迦只能认命。

      她知道,是自己太心急了,一听说有生意,就激动不已,却忘了有可能是对手下了圈套。

      现在后厨里都是准备好的食材,要不了几个小时,就不够新鲜了,白白浪费。

      就在何斯迦准备叫人来吃免费餐的时候,只听何家大院的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眼看一辆车接着一辆车地停下来,有人从车里走下来。

      他们大摇大摆地进门,熟门熟路地入座,正正好好,坐了十桌。

      “你是老板吗?我们订了十桌,路上遇到堵车,来晚了?!?br>
      为首一个高大男人径直走到何斯迦的面前,然后掏出手机,对着摆在收银台上的二维码扫了一下,痛痛快快地付了钱,一毛钱不差,还多加了百分之十五的服务费。

      “快上菜!”

      他喊了一声,就走了。

      何斯迦有些发懵,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xīn 81zhōng wén xiǎo shuō wǎng

      十桌私家菜,不算酒水,也要十几万块,对方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尽管出手阔绰,衣着不凡,但这一伙人的行为举止却并不像是什么有钱人,相反,他们倒像是……地痞流氓之类的。

      人不可貌相,然而气质这东西,还真不是套上一件名牌衣服就能轻易改变的。

      她扭头,看见站在不远处的傅锦行同样脸色沉峻,显然也是起了疑心。

      “戴叔叔,去做菜吧?!?br>
      想了又想,何斯迦还是对戴立彬说了一声,让后厨忙起来。

      不管怎么说,送上门的钱,不赚白不赚。
  • 传媒期刊秀:《传媒》 2019-10-23
  • 抚州市12名处级干部正式任职 2019-10-18
  • 只用把这2味调料倒进马桶里,马桶立马洁净如新,一点臭味都没有 2019-10-13
  • 施工震裂房子?我们这里也是!(图) 2019-10-13
  • 2015文娱大数据公布 《大圣归来》《琅琊榜》成赢家 2019-10-07
  • 九个字带您感知十九大报告的民生温度 2019-10-07
  • “浪花”添靓色 上合再扬帆 2019-10-05
  • 观众对三观不正影视剧不买账 76.7%受访者拒看 2019-09-22
  • 笑博士,你说说,过去的国民经济发展计划是怎么订立的?有什么样的组织架构具体运作和实现这个事情?笑博士没有那个时代的经历,抄书、抄资料,说成绩、说缺点,都是可以的 2019-09-22
  • 扫码有风险,公众需警惕 2019-09-21
  • 人民空军多型多架战机绕飞祖国宝岛 2019-09-19
  • 面向人才专配公租房共有产权房 2019-09-19
  • 全国Ⅰ卷数学试卷评析:重视基础、平稳过渡 2019-09-17
  • “沙雕世界杯”作品亮相舟山 2019-09-15
  • 游行的航母身后为何经常跟随很多鲸鱼鲨鱼? 2019-09-15
  • 北京pk10官网开奖直播 德约科维奇吧 百度贴吧 宝马电子游戏所有网址 彩票达人 彩票平台在线投注快乐时时彩 pc赌博哪里下载 qq网球直播 新疆喜乐彩开奖号码 3d字谜太湖钓叟 诈金花app源码 广西快乐十分破解 极速赛车购彩平台 bet足球比分网站 欢乐生肖走势图 双色球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