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和他比起来,那两个人才是真正的恶魔吧。

    对于明锐思来说,小豪就是一条吃里扒外的狗,为了钱,他竟然选择了背叛。

    如果仅仅只是背叛而已,那还罪不至死。

    但是,事到如今,明锐思已经认定,是小豪怂恿明锐远逃离,也是他一手制定了整个计划。

    更不要说,明达更是怨恨明锐远的横生枝节。

    要不是他那天临时制造了事端,梅斓必死,明达的第一步复仇方案已经达成。

    “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小豪选择自首,都很聪明,去蹲监狱,起码还能保住自己的一条命?!?br />
    傅锦行沉吟道。

    听了半天,孟知鱼懂了,但她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他去了监狱,就不会死了吗?”

    “不一定,但可以赌一把。明家现在的麻烦不少,如果我是明达,我不会在这种风口浪尖上再给自己招惹是非?!?br />
    他猜,小豪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从某种程度上,傅锦行是为小豪铺平了逃生之路。

    他先利用媒体大肆围攻明氏集团,挖出明锐思的真实身份,令他们自顾不暇。

    紧接着,小豪又挟持了醒醒,解决了自己最在意的问题。

    至此,他已经把想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他和我说过,他唯一希望的就是让他爸爸活下来,能够康复?!?br />
    孟知鱼回忆着那天的对话,她还记得,小豪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期待之色。

    “我说过,他的确是一个孝子??上?,他选择了那条错误的路?!?br />
    傅锦行看得出来,小豪是真的不想伤害到醒醒。

    要不是没有其他办法,他或许也不会用一个小小的婴儿来作为筹码。

    不过,他依旧不会饶恕这样的人。

    “我已经找人去跟进这件事了,关于他和明锐远涉嫌伤人、绑架、勒索以及利用虚假身份出入境等问题,都会正式进行起诉。到时候,可能需要你的口供,也可能需要你出面作证,你能做到吗?”

    虽然这些都是后话,但傅锦行觉得,他必须提前和她说好,免得再出什么纰漏。

    “我……我尽量吧……我有一点害怕……”

    孟知鱼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恐惧,从她醒来到现在,接触最多的人其实就是明锐远和小豪这两个人。

    然而,一夜之间,情况全变了。

    他们成了坏人,并非家人后者朋友,而自己和醒醒只是受害人。

    这样的颠覆,对于现在的孟知鱼来说,一时间很难接受。

    “不用害怕,我会一直陪着你,还会请最好的律师来处理,放心吧?!?br />
    傅锦行拉起她的一只手,用力地握了握。

    一股暖流从他的手掌里传来,孟知鱼蓦地感到了一种安心,她不自觉地放松下来,甚至还对他笑了一下。

    看到这个笑容,傅锦行忽然觉得,自己承受的一切苦难都是值得的。

    从这一瞬间开始,他唯一想要祈祷的,就是和她不再遇到任何苦难。

    心中一热,傅锦行情不自禁地搂住了面前的女人。

    孟知鱼依旧有些不自在,浑身僵硬,头皮发麻,但她却没有再挣扎,而是乖顺地靠向了他的胸口。

    小小的变化没有逃过傅锦行的眼睛,他微笑着勾起嘴角,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舒缓她的不适。

    两个人相互依偎片刻,周围的气氛都变得静谧起来。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

    “谁这么讨厌……”

    只听傅锦行神色不悦地嘀咕了一句,然后,他也不松手,索性就搂着孟知鱼,和她一起移动到了门口。

    对于他十分孩子气的行为,她笑得直弯腰。

    “什么事?”

    傅锦行按下通话键。

    自从出事之后,他就不允许任何人再随意出入别墅附近。

    一旦有访客,也必须先经过他本人的同意,才能进入这片区域。

    “姓蒋?说我不在家,不见!”

    听到来人的信息,傅锦行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不用问就知道,是蒋成诩。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他不觉得自己和蒋成诩有什么见面的必要。

    更何况,傅锦行也不希望让他知道,何斯迦已经回来了。

    “蒋成诩吗?”

    等他挂断电话,孟知鱼试探地问了一句。

    她对这个男人很有印象,没办法,那天在餐厅发生的事情,估计一般人都难以忘怀。

    “你记得他?”

    傅锦行大为吃醋,语气里充满了酸味儿。

    要是她说是,他非得呕死不可。

    自己难道次次都比姓蒋的晚了一步吗?

    幸好,孟知鱼摇了摇头:“不记得?!?br />
    傅锦行的表情这才多云转晴,他从鼻孔里发出轻轻的一声冷哼,十分不屑的样子。

    “但我在不久之前见过他,他身边还有一个女人,我感觉,应该就是他的小三?!?br />
    孟知鱼回忆了一番,联系当时的种种场面,她的语气变得愈发肯定起来。

    “小三?你怎么会见过他们?”

    察觉到情况不对,傅锦行狠狠地拧起了眉头,表情里也多了一丝凝重。

    看来,在明锐远的恶意引导之下,她不仅失去了记忆,还被带进沟里去了。

    “我……我是……其实是……”

    孟知鱼支支吾吾地将那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因为心虚,她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都快赶上蚊子哼哼了。

    “胡闹!你怎么会相信明锐远的话?他和你说的那些,全都是骗你的!”

    傅锦行忍不住呵斥道。

    他担心,要是自己不把态度放得严厉一些,她压根就不肯听进耳朵里!

    “我当时怎么知道他在骗我???你凶什么,我是做错了,可我也不知道怎么去分辨真假……”

    孟知鱼把嘴一撅,满脸不高兴地为自己辩护着。

    “我什么时候凶了?”

    傅锦行一脸无辜地看着她,这女人以后岂不是真的说不得碰不得了?

    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本来就低,现在恐怕要低入尘埃,位列第四。

    “你刚才,现在,都在凶!”

    孟知鱼双手叉腰,用手点了点他:“此时此刻!”

    傅锦行愣住,继而哭笑不得。

    “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我得告诉你,我天生就是这副冰山脸,一直都是如此,并不是在故意凶谁?!?br />
    活到现在,能够让傅锦行耐着性子去解释的人,恐怕也只有她一个了。

    “怎么可能?我才不信呢……”

    孟知鱼耷拉着脑袋,嘴里小声嘟囔着,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话。

    “话说回来,你真的听到那个女人说她怀孕了?”

    傅锦行准备把凶不凶的问题先放在一边,他现在倒是很想知道,梁雨舒那边是不是真的有孩子了。

    按照他们之前的君子协定,梁雨舒应该不会做这种事才对。

    就算有了意外,她也会提前告诉自己。

    “我不知道,我已经把我听到的那些话都告诉你了,你自己去想,别来问我!”

    孟知鱼感到一丝烦躁,为什么傅锦行这么关心那个女人,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穿她的小心思,傅锦行低咳一声,挑眉道:“你在吃醋?”

    “谁、谁在吃醋了!你少往自己的脸上贴金了!”

    孟知鱼结结巴巴地反驳道,耳根红了一片。

    她只是失忆,又不是变成疯子,好端端地干嘛吃他的老陈醋!

    “不吃醋就好,毕竟我只是好奇而已。你也知道,蒋家和孟家在南平都是有一定声望的,假如蒋成诩在外面弄出一个私生子,对两家人来说,无论是谁的面子都不好看,对吧?”

    傅锦行温柔一笑,循循善诱地说道。

    这倒是实话,孟知鱼点点头:“明锐远也是这么说的,但孟家现在是孟家娴当家,她爸妈都不在了,也许蒋成诩就是看准了这些,故意欺负她?!?br />
    “你知道得还挺多,看来明锐远没少给你上课?!?br />
    他悻悻地瞥了她一眼。

    “明锐远告诉我,是孟家娴要害我,因为我是孟家的私生女。我很好奇,想要见一见她,才闹出来了这么大的一个乌龙……”

    孟知鱼也觉得自己太好骗了,无论明锐远说什么,她都照单全收。

    现在想一想,他的话里其实是漏洞百出的。

    “他是骗了你很多,但有一点,倒也没错?!?br />
    傅锦行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对她实话实说,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世。

    “你确实是孟昶的女儿,所以,明锐远在给你做假身份的时候,特地选择了这个姓氏,或许也是想要帮你认祖归宗吧。我猜,你在出事之前跟他说过这件事,不然他也不可能知道,连孟家娴都不知道?!?br />
    这些只是傅锦行的推测,但他觉得,应该也是差不多了。

    “我……你不是说,我叫何斯迦吗?”

    她困惑极了,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听谁的,脑子里一团乱麻。

    “你从小在何家长大,知道这件事的人也不多,确实复杂,先放一放也无所谓。你现在只需要知道一件事……”

    傅锦行走近她,把头低下,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缓慢而肯定地说道:“以后我们一家四口,再也不会分开了,我会用我的生命去?;つ忝?,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们获得幸福?!?br />
    一家四口……幸?!?br />
    这些字眼儿深深地触动了孟知鱼的内心,她甚至有一种想要热泪盈眶的感觉。

    就好像一个人漂泊了太久,终于回到了熟悉的故乡,回到了爱人的身边。

    她不想再飘零了,宁愿就在这个男人的怀中降落。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www.ki200.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